雅尔文

第三千七百七十七章 登基前夕 新

小说:乡野村民 作者:牙签弟 更新时间:2019-09-26 03:14
  圣盟中的各大门派,出力大的,都封赏门派所在地的作为门派专属拥有的地方。
  不过律法和官吏,依旧是朝廷派遣,只是当地税收由门派收取。
  毒龙五兄弟,都封了侯爵,一个个高兴无比。
  站在朝堂上的几百人,人人都将是天圣皇朝的重臣。
  散朝之后,文武将领领取封地文书和封赏文书,然后各自领取所需之物。
  第二天上朝,陆琪再度颁布了诏书。
  整个蓬莱分成了三百六十个州,每一个州左右节度使,总数七百二十名节度使,受命之后,立刻赴任,稳住当地局面。
  而这七百二十名节度使,军方和文臣各占一半,分别掌管军权和政务!
  至于各个州的总督,由节度使商量选取人才,然后交由随后赴任的各州监察使核定,再上交六部和中书省敲定!
  各路官员的赴任,军队的驻扎,都有严格的程序保证,以至于不会出现太大的纰漏。
  如此这般,陆琪这个皇帝倒是腾出手来了,整整忙碌了一个多月,陆琪也显得有些疲惫了。
  扶幽看着有些疲惫的陆琪,笑道:“陆琪,你有什么打算吗?”
  陆琪微微一愣,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似乎不太明白扶幽的话。
  但是扶幽却拉住了陆琪的手:“圣君登上大帝之位,你这个皇帝就要退位了,如今天下大定,各方都为自己为家族考虑,你就不想想?”
  陆琪听到这里,神色有些黯然,倒不是因为不能当皇帝,而是因为她并没有亲人,如今即将卸任,倒是真的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我当了这么久的皇帝,还没有到处去走走,欣赏各地的风光呢。”陆琪微微一笑。
  扶幽却目光一闪:“我听说,顾青云老爷子将皇甫蓝月托付你,让她当圣君的侍女,可是真的?”
  “是真的,只是最近太忙了,还没来得及找圣君说说。”陆琪点头。
  “你啊,为圣君想,为很多人想,难道就不为自己想想?”扶幽眼眸中似乎有着莫名的光彩。
  陆琪却愕然:“娘娘这是什么意思?”
  “以后我们姐妹相称,就不用叫娘娘了,圣君那子,估计都懒得处理国事,要是没你帮衬着,估计圣君还不习惯呢。”
  陆琪却苦笑道:“到时候,圣君是大帝,而我是帮圣君处理政务,也名不正言不顺,那还不被天下人诟病?”
  扶幽神秘一笑,凑近陆琪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
  顿时,惹的陆琪面色绯红,有些坐立不安,甚至手都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
  过了一会儿,才抬头,有些担忧道:“我怕圣君……”
  “怕什么,有姐姐呢,为大帝,三宫六院不是正常的事吗?再说了,你为他付出这么多,他要是敢让你受委屈,姐姐也会说他的!”扶幽很认真起来。
  陆琪面色更红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扶幽两眼亮晶晶的,也不知道在合计着什么,作为一个聪明至极的女人,女人心,更是深如渊。
  ……
  玄机楼中,小六子闹脾气了:“先生,你看,封赏都没有你的,咱们白忙活了!”
  玄机子的确没有封赏,这倒不是没有考虑到他,而是他自己要求的。
  看着满心不满的小六子,玄机子笑了起来:“你不是想要封赏吗,为师就去让皇帝给你大大的封赏,后你就留在神都,处理国事,然后坐镇玄机楼,担当玄机子!”
  “这……我还这么小!”小六子苦涩起来。
  “谁还没小过吗?不怕,等圣君登上大宝,你就是玄机子了!”玄机子笑了起来。
  “我不,你想走是不是?我不当玄机子,你带我一起走!”小六子眼眶红了。
  “你不是说和我一起风餐露宿的很辛苦吗,难得给你找了个落脚点,而且为师相信,天圣皇朝后没有人会欺负你。”玄机子微笑着。
  “我只是说的气话,先生你不是说吗,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小六子带着哭腔道。
  “居然还哭哭啼啼的,你看看圣君边那位小伏姑娘,你还不如人家一个小丫头,像话不?”玄机子没好气道。
  小六子果然止住了哽咽,但是眼中,就是有泪水要落下。
  玄机子也不再说小六子,而是很认真道:“记住了,你就是下一任玄机子,如果你不肩负玄机楼的使命,那么你就不配当我的弟子!”
  小六子没说话,却也没有答应,倒是玄机子继续道:“这天道,总有许多无可奈何,没人能够看得透,当年我师尊却说过一句话,天道难测,人心才是最难测。”
  “不过为师经过这么久的观察,李小宝虽然行事有时候鲁莽,甚至不计后果,但是,正如此,为师更放心,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六子摇头:“因为他真实,因为他是一个人,只要他是一个人,就有人心,人心虽然难测,但是他的人心,比那些强大无比的人物要存粹干净,以后你跟着他混,玄机楼自然有保障!”
  “先生,你怎么好像交代遗言一样啊?”小六子听出了不对劲的事,忍不住问了一句。
  “啪!”
  小六子顿时被敲了一下,捂住脑袋,委屈的看着玄机子。
  玄机子瞪了小六子一眼:“再说这些晦气的话,看为师怎么收拾你!”
  小六子自知理亏,不敢再说话。
  “好了,你去好生修行,为师要下盘棋!”玄机子摆摆手。
  接着,小六子离开了,玄机子的确坐在了棋盘一侧,手执黑子先行,随后再出白子。
  一个人下着棋,却十分的专注,似乎和棋艺高超的人在对弈一般,十分的严肃,十分凝重!
  往往走一步,就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心神,不管黑白,皆是如此。
  突然,玄机子面前的棋盘,却忽然断裂开来,棋子散乱一地。
  而这一刻,玄机子却悠然一笑:“天道无常,只要不是天,就有常,我陆由就要看看,这盘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