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三十章 二十四时 中

小说:乾源春秋 作者:无泪书梦 更新时间:2019-09-26 03:24
  乾源帝国皇家学院,外院纪检部特别行动组的牧澈以及程昕两名学生,在失踪者的家中发现了和裂地妖蛛皇有关的线索后,就马不停蹄地往邵志博的家赶。
  在下午一点整,离裂地妖蛛皇晋级妖神境只剩下一个小时的时候,牧澈和程昕两人终于来到了落虹街十三号,也就是邵志博的府邸。
  然而,一切已经晚了,当程昕推开虚掩的大门时,就已经问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整个宅子里的人,无人生还!
  家主邵志博倒在了离客厅的窗户不远的地方。妻子荀竹被抹了喉坐在客厅的主椅上,在她的脸上,写满了惊讶以及疑惑。在客厅外面,所有的下人和侍从都死在了府邸的各个下落,大部分都被抹了喉,还有的是被残忍地肢解了。
  看着自己眼前已经离开人世的两人,程昕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过去自己在邵志博家中的回忆逐渐浮现在她的眼前,同时用上程昕心头的,还有她老师葛蕾的一句话。
  “总有一天你会看着自己熟悉的人死去,在那时候你不要落泪,也不要悲伤,因为那不是你的使命。”、
  站在程昕身后的牧澈看着程昕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还以为她被吓到了,于是牧澈轻轻地拍了拍程昕的肩膀。
  被牧澈从回忆里拉了回来的程昕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等眼睛再度睁开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只有“坚定”两个字。
  “查案。”程昕如是说道。
  说着程昕先是来到邵志博的尸体旁,然后用手感受了一下邵志博的尸体温度。
  “死者体温有点低,不像是刚死的样子。”程昕接着跑到荀竹夫人的尸体旁感受了一下她脖子和手掌的温度,“荀阿姨的体温还有余热,很明显刚死去不久。”
  程昕陆续把尸体都查看完之后:“大部分的尸体都是因为抹喉或者肢解而死,唯独邵叔叔是因为后背被利器刺伤而死。看来是凶手之前就把邵叔叔给杀了,然后把尸体藏到了一个地方。然后凶手再假扮成邵叔叔的样子和荀阿姨生活在一起。今天凶手看到我们之后,预料到自己的身份会败露,所以就选择杀掉所有人后逃跑。”
  在一旁替帮程昕检查尸体的牧澈问:“可是,就算在怎么假扮,凶手也不可能骗过和他一起生活的妻子才对。”
  程昕从自己的单肩包里又一次拿出了探灵石,开始探测周围的能量波动。
  “所以首先,凶手一定是一个很熟悉死者的人。其次这个凶手还是一个会幻术类术法的人,凶手通过幻术,控制了荀阿姨和其它死者的意识。”
  和程昕预料的一样,探灵石这一次做出的反馈,确实就是幻术类术法的波动。
  程昕收起探灵石接着说:“凶手应该在邵府里布置了幻术阵法,只是施术者的实力并不强,不然我们进入到阵法的时候,就会深陷幻术之中。”
  “幻术?邵志博那人的身边有这类人吗?”牧澈问道。
  “就我所知……没有”程昕摇了摇头,“布置阵法用的阵石应该也被凶手拿走了,靠幻术师这个点,查不出什么。”
  “还有别的线索吗?”
  “有,同时那也是整个凶杀案最奇怪的地方,少了一具尸体。”
  “尸体?”牧澈周围看了几眼,“谁的尸体。”
  “管家的尸体。”
  “管家?”牧澈回想了一下,“邵志博不是说那个管家回老家拜祭母亲吗?”
  程昕坐在椅子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管家崔靖母亲的祭日我是知道的,并不在春季,而是在夏季。而且,崔靖管家一旦请假,就会由他的接班人也是他的弟子来暂时接替管家的工作。但是我们今天在邵叔叔的家里,根本就没有看到管家。”
  “难道说那个叫崔靖的管家,是本案的凶手?”
  “凶手也有可能是崔靖管家的弟子,因为就我所知,崔靖管家并不会幻术类的术法。”
  “额……有点乱。”牧澈有些头大,“崔靖管家如果不是凶手,那他人呢?死了吗?”
  程昕没有回答牧澈,而是闭上眼睛自言自语着:“凶手一定是邵叔叔熟悉的人,也是熟悉邵叔叔的人。”
  程昕的脑海里回想起在失踪者的房间的桌上看到的那一本书,那本书目前在广源城中,只能通过一种方式买到。
  程昕忽然猛地一睁眼直接拉着牧澈就往外走:“先去外面找人报官,然后我们马上去广源商城!”
  “诶,等等,为……为什么。”牧澈一边被拉着走一边问。
  “我在失踪者房间里看到的那本书是在广源商城搞活动的时候才出售的特典版,而只有广源商城,才有能够提供给裂地妖蛛皇的妖力。邵叔叔的死,也一定和失踪案有关,一切的真相,肯定都在那里!”
  程昕和牧澈刚出邵家的时候,正好就碰到了路过的慕语霜。程昕看到了她身上的猎魔团勋章,就把邵志博死去的事情告诉了她。然后牧澈和程昕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往广源商城那头跑。
  ……
  在广源城的护国大阵还在修建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护国大阵的阵眼一般都会藏在地下或者深山老林之类很隐秘的地方。但是在风语律看到作为阵眼的基石不少都是在广源城的黄金地段后,他发现这是个捞钱的好机会。
  于是,风语律找当时工政部的大员在不仅护国大阵阵眼处修建了广源商城,而且还让游客们付费参观护国大阵的阵眼来提升知名度。尽管那些用来被参观的阵眼是假的,但还是会有上当的人络绎不绝地来围观作为阵眼的基石。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虽然牧澈和程昕都知道裂地妖蛛皇正在晋级,但是他们并不知道,离蛛皇到达妖神境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半个小时了。、
  在广源商城不远处的一栋高楼的屋顶上,苍家的天才少年苍翰尘受穆帆之托,已经开始在广源商城周围布置遮天阵另一边同样受到穆帆所托的萧龙,也已经开始领着军政部的人过来,准备疏散广源商城里的人。
  在这最后的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所有的齿轮都开始转动起来了!
  比穆帆和苍翰尘慢一步到达广园商城的程昕和牧澈,借助着程昕手中的搜查官令牌,进入到了广源商城首层游客禁止进入的区域。
  “我们现在要去最上层护国大阵阵眼那里吗?”牧澈问。
  广源商城一共三层,头两层是普通的商城,各种店铺和商品琳琅满目。第三层是所谓的基石观光区,但是那里并不是程昕要去的地方。
  真正的阵眼所在的地方是广源商城的地下,在很小的时候,邵志博曾带程昕去过。破除掉一条隐蔽走廊的墙壁上的一个封印阵法后,两人合力把墙壁推开,那是通往广源商城地下的门。
  墙壁门里面一片漆黑,没有灯光。程昕从自己的单肩包里取出了一块源石,这块源石上附有注入源力后就能长时间发光的言灵术法。然后她又从单肩包里拿出了一个单片眼镜和一个不大的“铁器”。
  程昕把单片眼镜给自己带上后,按动了手中“铁器”身上的一个按钮,只听见“蹡蹡”两声,铁器展开后变成了一把没有弓弦的短弓。这是一种可折叠且方便携带的弓种,也是程昕惯用的兵器。
  “走!”程昕坚决地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