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热火朝天心皆定,暗流汹涌怒潮来

小说:明朝大纨绔 作者:贪狼独坐 更新时间:2019-09-26 03:26
  “轰!轰~!!……”爆炸声不断的响起,却见那山石“隆隆隆……”的大片滚落下来。
  待得它们落定了,才有一批批穿着粗土布衣衫的汉子们戴着粗布手套呼啦啦的围过去。
  大块的落石被“叮叮当当~”的敲砸开来,再被用铁索捆扎结实吊上骡马板车运走。
  其余的碎石则是被“哗啦啦~”的收集起来,然后用大推车运送到前面是碎石场。
  碎石场是在筑起的河坝边上,大块儿由水力驱动的钢轮碾子“咔咔咔……”的将这些碎石碾碎。
  下面有巨大的竹筛不断“哗哗哗……”的筛着,筛完了会再送去更细的水力碾那边再细化。
  如此工序需要重复五遍,这才能够达到要求。
  然后一批批的送往备料处混合、灼烧,最终形成土法制做的水泥。
  每一批还得抽出部分来试验硬度,这会儿没啥测试仪。
  老工匠们就把一部分水泥拿出来制作成饼状,待干透后放进大锅沸水里面煮两个时辰。
  没裂、没崩,拿出来没变形那就合格。
  水坝下游还有水坝,那是铸造分司冶炼厂的。
  叮叮当当的水锤轰鸣声不断的从中传来,大型的铸件、铸件模具不断的被输送出来……
  码头上,数万人呼喝着在军械营造局营造司大匠、工匠们的指导下呼喝干活儿。
  看着工地热火朝天的,童商他们既兴奋又心痛。
  兴奋的是看这规模若是码头修建起来,那绝对是兴旺发达啊!
  心痛的是,那特么都是他们的银子啊!每天哗哗流水一样的泼洒出去,他们能不心痛么?!
  以童商为首的粤北商贾们在工地上转了一圈,随后便登上马车隆隆离去。
  望江楼内望江阁,刘伯章面皮涨红的在童商等人面前窜跳着。
  “每日消耗都是咱们的银子!咱们的银子啊!!”
  刘伯章面红耳赤,那双目赤红的蹦跳着:“些许刁民居然给如此之高的月银,以后我等如何雇请人手?!”
  提到了这件事情,边上的那些个其他粤北士绅们脸色也都黑了下来。
  被迫交还了官屯二田后,拿到了官田的布政使章玄应立即拨付出去三万亩“廉租田”。
  而且这些都是给新登记户籍的那些“无籍之徒”的,甚至订立的租约是十年的。
  租子的缴纳是照着每年田里产量的两成交租,最高二斗。
  多于二斗的租子全免,这一下子就稳住了这些个原“无籍之徒”的心。
  一瞬间这羊城上下无数原“无籍之徒”们都在高喊青天大老爷,然后抹着眼角登记户籍。
  章玄应自然也不可能独吞功劳,告示早早贴出去了。
  言道这是督抚张小公爷玉螭虎的建议,布政使司、按察使司商讨后再实行的。
  而下面的官员也因此赢得了不少“青天大老爷”的名号,这使得这些个官宦们热泪盈眶啊!
  谁十年寒窗苦读圣贤书,不盼着自己有一天被人真心实意喊上“青天大老爷”?!
  这种巨大的心理满足,还有那即将到来的吏部功考都让他们信心满满。
  税赋那足足多了一大截,丁口登记上最少的也多了三成。
  退回的官田前后最低的县,也增长了近五千亩。
  再怎么算,吏部都得给自己的功考加分一大截啊!
  这廉租田搞起来瞬间士绅商贾们的田亩就租子就不得不下调了,原本一石一年的。
  现在一石哪里还租的出去?!
  尤其是布政使这边又开告示,新开田亩可以提交布政使司请奏国朝减免税赋。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直砸向士绅商贾们的基本盘啊!
  现在又大幅度的提高工价,这直接让所有的商贾们感到了切肤之痛。
  “那又如何我等还能杀到那玉螭虎的营地里去么?!”
  童商亦是气的直哆嗦,但却无可奈何。
  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太尼玛坑爹了。
  而且,他们这打不过人家啊!
  然而这损失是实实在在的,且不断的在扩大中。
  “不如折腾一波粮价……”一位商贾开口说了一句,随后自己就闭嘴了。
  废话!《肥堆叙话集》陈神义可才死逑不久呢,你想做下一家咱可不想啊!
  “让卫所那批人赶紧动起来罢,再拖下去等他们动手什么都晚了!”
  童商的脸色阴晴不定,终究是一顿手中的龙头杖沉声道:“各家山寨、水寨都准备好了?!”
  “成春公放心,我刘家在香樟岛上的四百号人马随时都能动起来!”
  却见得刘伯章这黑胖子恶狠狠的瞪着那三角眼,咬牙切齿的道:“赶紧驱走这玉螭虎罢!”
  “否则,咱们这真没法活了!”
  亦是此时,一个不轻不重的消息突然传来。
  粤北考出去的状元伦文叙回乡祭拜恩师,与师兄甘泉先生湛若水相谈一番。
  而后力邀湛若水甘泉先生到羊城来,准备要开办《粤府时报》。
  一则广传学问、点评时事,二则降低纸本广传帝国时政于地方。
  若是平日里这个消息绝对是炸开了锅的,羊城府的士绅们绝对要往拜会一番。
  可现在大家谁都没有了这个心思,你特么甘泉先生牛批又咋样啊!
  跟劳资有特么一个永乐通宝关系么?!
  现在那玉螭虎结连布政使司、按察使司,一个劲儿的登记户籍、派租官田还拉高工价。
  那是往咱口袋里面抠银子啊,这心哇凉哇凉的。
  谁还有心思管你什么甘泉先生啊!
  于是除了少数的举子、贫困士子,还有布政使司、按察使司来迎接湛甘泉之外。
  那些原本粤北的士绅商贾们居然是一个都看不到,湛甘泉倒是不以为意。
  与布政使司、按察使司吃了顿席面,随后便带着门生挽起袖子开始准备《粤府时报》事宜。
  各州府再次被召集到了布政使司开会,回去后都带着甘泉先生的书信。
  州府县内那些个贫困秀才们都被召集到了一起,随后县老爷们给他们传阅了甘泉先生的书信。
  书信里所说的不多,一方面是勉励他们多读书。
  另一事,则是与他们言道心知他们日用不足之苦。
  是以在与玉螭虎多番交流后,自己将成立《粤府时报》。
  一方面传播学问,让他们可以不必出门便能看到学问。
  另一方面则是玉螭虎提议、布政使司及各州府县协助,予他们“宣谕使”的身份。
  月俸由布政使司开,每月三钱银、二斗梗米。
  这“宣谕使”乃是出自于北宋,只是不常置。
  《宋史·职官志七》有载:“遣各路宣谕使,掌宣谕德意,奏报各地弊政”。
  穷书生们何尝得过这好处啊?!
  顿时那感激的不行,连连给羊城府作揖拜谢。
  有些甚至不住的抹眼角,到底是甘泉先生知道我等贫寒士子的苦楚啊!
  那玉螭虎亦不愧为阁老们夸赞的“天下风云麒麟儿”,当真关照我等贫寒士子哉!
  加之上回科举那首《赠弘治十四年惜别诸学兄》,早已随着归乡举子们传遍了天下。
  那句“一事伤心君落魄,两鬓飘萧未遇”,道尽多少士子辛酸泪。
  铸造分司很快的给他们打出一叠叠的钢牌字,上书曰“大明帝国粤北承宣布政使司X州X府X县宣谕使”。
  这使得贫寒秀才们荣誉感爆棚,这尼玛可是官宣的身份啊!
  劳资苦读多年,假假的也算是混到了一个位置了。
  还有月银、梗米可领,可以说又将他们的身份给拔高了一大截。
  一时间这些新任的“宣谕使”们对于布政使司、玉螭虎,及甘泉先生的好感度直接涨满!
  是以,第一批《粤北时报》印刷出来后从州府县领到了《时报》的贫寒举子们马不停蹄的赶回乡里。
  认认真真的别上自己那枚钢章,然后神气无比的召集乡邻开始宣读《时报》。
  为了增加他们的权威性,各州府县官长不辞辛苦的与他们把各地跑了一遍。
  而这一切士绅豪商们一无所觉,或者说他们知道了也觉着无所谓。
  些许穷酸而已,他们能怎么样?!
  即便是那甘泉先生,给个面子拜他一句“甘泉先生”。
  就算是给他个冷脸,他又能奈何?!
  他是举人老夫亦是举人,家里还出了进士可不差他半分!
  他们现在紧锣密鼓在做的,是让整个粤北动起来。
  “桀桀桀……”阴影中的戴义笑的就像是那荒坟野地里的夜枭,声音凄厉而让人心底发寒。
  单争匍匐在地上一言不发,沉默的等待着这位老祖宗的吩咐。
  “好啊~!真真是好的很呐!!”
  书坊的后院那处隐蔽的地窖中,戴义眯着眼睛翻阅着面前的这一条条的消息轻声道。
  “周瑾山那小子还给咱家抱怨说开销太大了,人手又不够……”
  却见老戴义笑眯眯的阖上了这些个消息,轻叹道:“这回,人手应该是够了的。”
  “单家小子,吩咐下去!让下面的崽子们到时候别把人弄死了!”
  单争听得这话不由得一抖,头更低了。
  “整饬河道、铺设水泥直道、挖矿开山……哪儿都需要人手啊!死了,就可惜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