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354.开天

小说:幻符 作者:第十六笼馒头 更新时间:2019-09-26 03:28
  随着肖柏的一声怒喝,那些原本瞄准球型丧尸的雷剑顿时调转了方向,像是直接从道一手中抢走了指挥权一般,雷剑在他的控制下,开始围绕在他身边高速旋转着。
  当天上劈下的最后一道雷剑来到他身边时,周围竟是同时聚集了上万柄雷剑,数量众多足够密集,旋转的速度已经快得肉眼很难看清,看上去竟是在身边围起了一道电光屏障一般。
  而这样的旋转也不单单是作秀,同时也是借助旋转在不停蓄力,这些雷剑旋转所掀起的气流汇聚成一股飓风,内里还在不时看见道道蓝光闪过,可怕的攻势正在汇聚和酝酿。
  与此同时,肖柏脑海中还响起那个久违的,亲切的,熟悉的声音:
  “这便是对不同属性能量的控制心得,可是来之不易的宝贵经验,务必要记牢此时的感觉,甚至把它刻进你的DNA里!”
  肖柏一边点头,一边伸手抓住了头顶那株紫黑色的嘤嘤草。
  当他开启了妹妹的过载模式,完成了与天空中那双无形之眼的同步之后,接着便一手抓住嘤嘤草,一手抓起猫妈妈赠予的那团妖气,以某种完全违反常理的手段,将那团妖气强行注入了嘤嘤草体内。
  按照修士们总结出的经验理论,这种行为无异于杀死嘤嘤草,而且还是以一种近乎折磨虐待的残忍手段虐杀,因为外来的力量是不能往体内灌的,这是常识;而嘤嘤草这娇小的身躯也不可能承受得住来自天妖的赠礼,这也是常识。
  可此时的肖柏,却打破了这样的常理认知,以常理无法解释的一种独特压缩手法,将这团妖气强行凝聚压缩,并在尽可能不伤害嘤嘤草的情况下,注入进它体内。
  可嘤嘤草多少还是感到了些许不适,“嘤嘤嘤~嘤~嘤~”的叫唤了几声,可在短暂的不适过会,它又很快的适应了下来,叫声也出现了变化:
  “嗷嗷嗷!嗷嗷!”
  听起来雄浑有力,很勇的样子,身上原本的健康绿也跟着变成了邪魅紫,更有多余的妖气溢出体表,在身上萦绕跃动着,让它看起来像是一株燃烧着紫色火焰的鬼魅妖花。
  而它心里更是充满了无情的勇气与自信,甚至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能把面前这球型丧尸给solo掉,如果不是肖柏紧紧抓着它,它就真的上了!
  肖柏当然不会指望它的战斗力,带着它来到天空,掌控好身边的雷电后,便戳了戳它,示意它对着身边环绕着的电光吹风。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一连怒吼了九声,从那三张叶片中吹出了来一股紫黑色的妖风,但与猫妈妈原本的妖气相比,这股妖风要相对淡了几分,里面还隐约泛出些微的白色。
  同时,肖柏脑中又听见了一句提示:“果然,不愧是这世上最适合用来融汇力量的容器,也真不愧是能包容万物的仙家真元,竟是连天妖之力都能融合,你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日后记得多和它练习,尽快掌握这道法门。”
  “记住!一定要抓紧时间……”
  当嘤嘤草吹出的妖风与身边的电光接触时,并未与之发生冲突,反而像是倒入清水中的墨汁一般,迅速将蓝色的电光给染成了一片紫黑色。
  此时在他周身汇聚的力量,已经可以用杂乱无章来形容了,剑气,雷电,妖气,还混杂一丝仙家真元,如果按照常理来判断,这些力量撞在一起,本应引发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进而引发灵气风暴等等天灾。
  可它们此时,却像是在某种力量的居中调和下,维持着某种诡异的平衡,或许只需要再来一点点外力轻轻一触,便会引发一场大灾难。
  肖柏随手将嘤嘤草塞回胸口,又稍微往前飘了一些,将手缓缓伸向面前这团危险的不稳定能量中,脑中也同时传来了下一句提示:
  “我的手段还不够娴熟,还不能让这些能量更为稳定,所以动作会很慢,幸好,正一是个足够自负的蠢货……”
  “但你以后遇见的对手,不可能都像他这样会临场掉线,所以这手段一定要掌握得比我娴熟才行,抓紧吧,我能为你争取的时间,恐怕也不会太多……”
  当肖柏的手完全伸进面前的能量聚合里时,他顿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灼痛感,仿佛手被架在火上烤一般,疼得他自冒冷汗。
  要知道,他全身上下可是有着妹妹保护的,如果缺少了这层防护,怕是刚刚靠近便灰飞烟灭了吧?
  白苒此时的状态也很不好,在他耳边轻声娇喘着:“哥...哥哥...还...还没好吗?我...我快坚持不住了...”
  肖柏完全无法搭话,从一开始,他的全副身心都集中在了这掌控不同属性力量的手法上,这番复杂的技巧,即使以他的天赋,也容不得半点分心。
  对于别人而言,这或许是一场高层次的战斗;但对于他来说,这却是宝贵的最后一课……
  其实,他很想与传话那人多说说话的……
  在肖柏的手伸出去两息过后,之前很强烈的灼痛感开始逐渐消失,这股多属性的狂暴力量开始逐渐变得温顺,在他的控制下,开始了最后一次的压缩与凝聚,在他掌间汇聚成了一团紫中带蓝,蓝中又泛出点点亮白的能量球。
  脑中的提示音轻轻呼了口气,朗声说道:“万物皆可符,这才是幻符真正的最终形态!”
  “以天雷为墨,引利剑研磨,凝人仙之意,执妖火为毫……”
  在他说出这番话前,下面的正一便敏锐的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再不敢执行先前的打算了,而是突然暴起,想要主动进攻,打断对方的读条。
  但三尊甲人却合力拦在了它面前,给肖柏争取了最后的时间。
  随即,便看见肖柏手掌用力一握,径直捏碎了那团色彩斑斓的能量球,将其化作一道道由多股能量纠缠而形成的气流,像是在宣纸上铺开了一层墨色那般。
  接着,他伸出一根食指,搅动着这一股股能量气流,像是在作画一般,在空气中画出了一道符纹的轮廓,而那些本应狂暴奔窜的能量流,又像是听话的学生一般,在他的控制下,自动绘制成了一根根细小的符线,把整套符纹自行补完。
  “幻符:开天!”
  刹那间,空气中的符纹消失了,天上的乌云散去了,怒吼的狂风平息了,四周的光线黯淡了。
  仿佛整个天地间,只剩下那条从下至上,直通天际,像是风景绘卷上一条突兀的墨线,将整张画卷分为两半。
  这世上以开天为名的武学招式有很多,枪法拳法指法剑法道法,都有叫开天的,但随着这条细线的出现,并为华国所有开启了神念的修士所感应到后,给招式起了这个名字的,在惊愕与惶恐之余,又多了几分自惭形秽。
  唯有这条线,才有资格被叫做开天!它就是那天地初分时的第一线,至此,世间方有天地。
  这条线一闪而逝,并未留给别人太多感悟和品位的时间,而这战场之中,看上去似乎也并未出现什么变化?
  之前还处在狂暴状态下的球型丧尸,此时也恢复了几分清醒,他的身体也在一瞬间变回了正常人大小,除了身上的伤口依旧狰狞恐怖之外,再无更多异样了,先前被他积蓄在体内以作反击的力量,不知不觉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可他却并没有死去,甚至还有余力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低声感慨道:“呵呵,竟是连这样的招式都被你掌握了吗?师弟,符魔肖言,你不愧是我的一生之敌……”
  “然而,我死了,施展出这种招式的你,逃得掉吗?”
  当他吐出最后一个音节后,一道细微的光线顿时从他额头浮现,进而纵贯全身,将他整个人都分成了两半。
  这道光线像是世界的缝隙一般,从内里迸发出一股足以将整个世界搅碎的庞大吸力,被分成两半的正一完全没有半点挣扎的余地,须臾间,便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了。
  那道光线也随之消失,四周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正午的阳光暖暖的洒下,洗涤着这片战场。
  而肖柏脑中那提示音,也离他越来越远,飘来一句模糊的遗言:
  “这就是我最后的波纹了……加油!爸爸永……”
  最后的音节,都已经听不见了。
  肖柏跪倒在地,不管不顾的嚎啕大哭起来。
  而远在上州安城,一直凝望着这边方向的白瑟,不知不觉间,也已泪流满面。
  众人任由肖柏哭了好一阵子,直到眼看着山下的道人要上来探查时,星一才硬着头皮说道:“少主,逝者已逝,我们该走了。”
  “抱歉,我失态了。”肖柏连忙抹了把眼泪,站起身来,仰头望向天空,轻声感慨道:“可我觉得他还没有走,应该是又换了个地方,还在偷偷的望着我……”
  ---------
  道门遇袭,殒命36人,掌教失踪,至宝失窃的消息,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华国,甚至西域、东海、北漠都听见了这个惊爆的消息,不知有多少人沉默,多少人流泪,又有多少人弹冠相庆。
  极剑吴为很突然的开始闭关,端坐于静室,一直凝望着道圣山的方向,像是在参悟着什么。
  狂生苏晓乐这一天都没有喝酒,而是伏案桌前,奋笔疾书,字迹龙飞凤舞,可最终却又变成了一团团废纸,堆满桌面,让他不由得扶额长叹。
  风花剑圣风剑香提前结束闭关,一出来便起身飞往上州,再度找上白瑟,两人一言不发,见面就抱成一团,嚎啕大哭。
  今上守帝大宴宾客,比之前过年关还要开心,每天晚上做梦都在不停的笑。
  而忘仙门掌教肖柏,则对着面前这坨黑乎乎,表明又不时有道道白色光芒划过的球体不停的挠头叹气。
  “师弟,此事不宜操之过急,灵感与领悟,可遇不可求,你这样急躁,反而是不宜。”黑色面团在一旁劝道。
  对了,它现在有新名字了,作为上任掌门肖言的亲传弟子,被唤作妖一,和剑一、道一乃至正一同样的命名风格,‘一’这个字,只有这种辈份的门人才有资格叫。
  如果按照派里规矩,肖柏如果要给自己起个行走江湖的道号,应该叫忘一,结果他强行给自己安了个北冥仙尊的头衔,搞得都不方便起道号了。
  被师兄一番好言相劝,肖柏却还是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我其实不是急,只是不敢回家,怕见着小姨哭。”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该先回去报个平安的,免得家人担心……”星一也在旁边劝了一句,“况且,少主你自己不都认为前任掌门并未仙逝吗?”
  “可我不能确定,只是一点模糊的感觉,而且比起这个,我更担心他陷入某种生不如死的绝境……”肖柏低声说着。
  “我也觉得是这样,师父他神通广大,这点难怪可是拦不住他的。”妖一在旁边应了一句。
  肖柏没有再搭话,只是觉得心头烦闷,又瞟了一眼面前的芥子石,很是不爽的挥手抽了它一下。
  结果手掌径直从中穿了过去,什么都没摸到,这玩意虽然被成功带回来了,被黑色书箱吐出来后就一直悬在正殿中央,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动也不动,用也不能用,甚至碰都碰不到。
  根据众人推测,它这应该是被卡在一层特殊的空间之中了,所以才只能看着,却抓不着,找黑色书箱询问,祂却没有任何回应,或者说祂的回应肖柏根本听不懂。
  他也试过进入之前那股玄妙的状态,尝试去破解其中的奥秘,可或许是之前的一战让状态透支了,眼下却是怎么都来不了感觉,能帮他找感觉的小萌儿还没回门派,其他像雅儿黑皮小美公啥的,自己又不想回家……
  总之,这团花费大力气抢回来的东西,暂时只能像一团挂在空气中的画一样,当个酷炫的摆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