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没生意头脑

小说:萌妻十八岁 作者:周兰萍 更新时间:2019-09-26 03:18
  童生也许是睡得太死了,然而敲门居然醒了起来,就那样从床上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声音,问了一句:“谁呀?发生了什么事情?”
  “爸!你快开门!你儿子要打我!你孩子不知道发什么疯,喝醉了酒居然想打我?我刚刚拍戏从片场回来,我已经很辛苦了,但是你的儿子要打我,你看看他手里拿的是一个什么东西,他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棍子,对着打下去,我的那部戏怎么可以熬到杀青?难道中途要换女主角吗?爸爸,赶快起来救救我,你如果不起来的话,那么我就会死在这里了,你看你孩子就来了,你儿子坐电梯已经上来了,你儿子要打死我。
  也只要毁了整个公司,你儿子要毁了整部电影,你儿子要毁了一个影视红星,你儿子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今天喝醉了酒,居然拿着棍子要打我……”
  欧阳靓颖站在童生的房间门口大喊大叫,一边哭,一边叫喊着,这个声音听上去像是演戏一般,那么的痛苦,那么的纠结,那么的恐惧,那么的可怕,那么的狠心。
  让童生这个身为戏子的人,也如此的恐惧也如此的害怕。
  因为儿子的种种所为,因为孩子的症状表现,因为儿子整天无所事事,因为孩子每天在那里玩,这个老头子还是一清二楚的。
  儿子的人品是怎么样的,这个老头子也是很清楚的。
  然而现在自己的儿媳妇真的很辛苦拍戏,然而自己的儿子却在这里闹事。
  童生想到这里的时候,立马从上床上爬了起来,披了一件衣服,穿着睡衣就这样向冲出了房间,当这个老头子打开房门的时候,刚好看见自己的儿子从电梯里面跑了出来,扬起了一根大棍子,就这样朝欧阳靓颖的方向跑了过来。
  天哪!
  儿子到底发什么疯?
  儿子为什么变得如此的凶残?
  孩子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醉醺醺的邋遢的样子?
  儿子还是不是儿子儿子还到底有没有理智?
  以前那个优雅的儿子哪里去了?
  以前那个修身养性的儿子到底哪里去了?
  以前那个漂亮的孩子到底哪里去了?
  看着儿子凶神恶煞的样子,童生摇摇头——
  “幽沣!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看看你什么样子?你拿一根棍子到底干什么?难道你想打自己老婆吗?你自己没有本事也就罢了,你自己整天玩了也就罢了,你自己整天无所事事也就罢了,你自己什么也不懂也就罢了,为什么要打自己的老婆?以前不是很爱这个女人吗?你以前不是很在乎这个女人吗?为什么老爸帮你娶了这个女人,老爸帮着你让这个女人进了家门,你却如此地对待自己的女人?做男人不可以这样的,做男人要有人品好人品要好,首先就要对自己的妻子好,不管你的妻子是什么样的女人,然而你的妻子却是一个勤勤恳恳的女人,你的妻子为公司卖力!”
  童生站在房间门口,将欧阳靓颖拉着自己的身后,挡住了自己的儿媳妇,不让自己的儿媳妇受到任何的威胁。
  不让自己公司这个摇钱树受到任何的危害。
  挡在欧阳靓颖的面前,就这样,凶神恶煞地严肃地对着自己的儿子。
  在这里教育孩子,在这里责问儿子,在这个批评儿子。
  想得到这个儿子的解释,想问问这个儿子到底想干什么,想了解孩子心里的想法,想知道儿子到底想怎么样?
  想知道怎么样教育孩子?
  想知道怎么样安排孩子的一生,想知道儿子到底想要干什么,想要干什么才会心情变得好?
  以前吧,没有娶老婆的时候总是想着要把欧阳靓颖娶回家,现在帮他娶了,但是儿子童幽沣依然变本加厉地闹事,闹得家里鸡犬不宁。
  “爸!你说什么?你说你儿子什么都不会是吧?你说你儿子什么都不是是吧?爸爸,我想要管童生影视基地的事情,我想要做那里的老板,我想要干那件事情,我想要那个项目,我想要施展自己的才华,然而你让不让我管这件事情?童生影视基地开幕仪式,你居然没有叫我去出席?我是这个公司的大公子,我是这个公司的接班人,为什么不叫我出席?你知道吗?卓识地产为什么叫卓秦风管理这个事情?卓秦风比我大吗?卓秦风比我厉害吗?卓秦风为什么可以出席当然重要的场合?而且整件事情好像都是有卓秦风来管……”
  童幽沣却不理解这一点,同样是富家公子,同样是一个富二代,同样有一个能干的爸爸,同样是做公司的,同样是经商的。
  为什么别人的儿子就可以混得那样风生水起?
  为什么别人的爸爸就可以护着自己的儿子?
  为什么别人的爸爸就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到自己儿子的手里?
  然而,自己的爸爸却不给自己安排工作,自己的爸爸却不给自己任何的机会。
  好几次要求童生影视基地这个项目分给自己管,但是童生居然不同意,童生居然不放心。
  童幽沣到现在还不明白原因,童幽沣想知道,爸爸到底是为什么不让自己管这个项目,让人费解。
  童生听见儿子这么问自己,听见儿子这么质问自己,心里觉得非常的可笑。
  但是又不能够刺激孩子,毕竟自己还是爱儿子的,自己还是了解自己的儿子,因为这个儿子他压根就没有生意头脑,怎么可能把这么项目交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儿子去管理?
  孩子如果要管的话,让他在这个工地上看看门还是可以的。
  不不不!
  也许儿子看门这个证人都胜任不了,因为他们要一天到晚打十二分的精神,要防止每一个人的出入,不要让外面的人进来,不要随随便便放上班的人出去,如果工地上来了什么人,出现了什么人都不记得,工地被人搬走都不知道。
  童生摇摇头,走向了童幽沣,站在童幽沣的面前,小心翼翼抢过他手里的棍子,松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幽沣,我觉得,我的儿子是我的儿子,卓识的儿子是卓识的儿子。你没有必要和卓秦风相比,卓秦风是什么样的人?卓秦风一生下来就是一个做生意的孩子,从小就跟在自己爸爸的身边,从小就学会了做生意,然而,卓识的那个孩子他的脑子里除了生意就没有别的。卓秦风他不像你,你会教书,卓秦风,他的表达能力能够讲述吗?压根就不如你。儿子,你也不用自卑,你虽然没有做生意的头脑,你虽然没有学会做生意,你虽然什么也不会,但是你至少可以教书,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么爸爸可以帮你投资建一座大学……”
  什么?!
  爸爸说什么?
  童幽沣记得很清楚,当初自己的爸爸,想要他回到童家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
  自己的爸爸好像反对自己教书,自己的爸爸好像说要他来公司里面管理事务,好像要自己的儿子来公司里面担任职务,好像是要儿子来接班的。
  但是现在,为什么自己的爸爸就改变了主意的?
  明明想要自己来公司里面是担任职务的,明明想要自己来公司里面是用来接班的,但是现在爸爸怎么说这个话了?
  现在是要把自己从这个公司里面赶走吗?
  这个男人压根就不理解自己的父亲怎么可以出尔反尔,难道做生意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难道生意人都是说话不算数吗?
  把自己的儿子骗进了公司,就不管了。
  “爸!你怎么这么说话?当初是你不让我在学校里教书的,原本我只是一个老师,原本我只是一个教书的,但是当初你说,叫我来你的公司,叫我回到你的身边,你会给我职位,你会给我项目,你会让我接班公司的吧,你会让我当这个总经理,你会让我管这个公司的事情,你会把整个影视公司都交给我来管理,是这样的吗?爸,我不知道你说的话到底为什么会出尔反尔,但是我现在觉得,我整天觉得很无聊,我需要事情做,我需要管理事情,我需要进入公司,我需要接你的班,但是你为什么迟迟不让我接班?你为什么什么事也不让我干,到现在你不让我管事也就算了,还想要我生儿子给你。”
  童幽沣于是一肚子的气,当初明明是自己的爸爸叫自己不要教书了,叫自己离开自己了母亲身边,本来当初自己的母亲童敏,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儿子离开学校。
  童敏认为,儿子童幽沣就应该教书,儿子就应该和自己呆在一起,孩子就应该努力考一吧,然后靠近W市的建筑设计学院,那样母子俩就可以生活在一起,最好是把童玥娶回家,那样,一家人,就可以欢欢乐乐地生活在一起。
  那样童幽沣,白天教书,晚上回家就可以和自己的母亲。儿子还有老婆相处,那是多么美好的画卷。
  但是现在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因为父亲当初答应自己,来公司里面接班。
  童生听着儿子在这里诉苦,听着儿子在这里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然而,这个老头子居然觉得可笑。
  其实这个老头子是这么认为的,本来当初吧,以为自己的儿子一定是会做生意的,自己的孩子一定是有这聪明的头脑,自己的儿子对这个市场应该有着非常敏锐的感觉,但是一切的一切,这个老头子失望了。
  不知道有多少次,测试儿子童幽沣一些问题,让这个儿子去完成一些最基本的问题,但是童幽沣,每一次都让这个老头子失望。
  比如说让这个儿子去见一个客户,然而这个客户居然被自己的儿子给吓走了。
  好多次让孩子去处理一些员工之间的矛盾,但是儿子童幽沣一到场就是大骂出口,吓得员工道歉。
  童生看着眼前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儿子。
  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排这个儿子的后半生,也幸亏自己还会挣钱,也幸亏自己还有精力。
  也幸亏自己还不是很老。
  再活一个二十年也是可以的,再奋斗到一个二十年,也是可以的,所以很希望儿子给自己生一个孙子,很希望孙子长大了,可以好好地培养,可以让孙子直接接爷爷的班,那样就不需要儿子出来干活了。
  儿子只要天天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把老婆伺候好,让整个家里风平浪静那就可以了。
  这个儿子在公司里面还是算了,儿子在公司里面起到的不是正能量的作用,而是副作用。
  童生看看儿子童幽沣,摇摇头,伸手搭在儿子的肩膀上,说道:“幽沣,关于当初把你叫回家里的那件事情,我也不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我还以为你,是我的儿子就应该有生意头脑,但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对这个生意一窍不通。我觉得你到了这个年纪,如果再培养你的话,你也是没有这个兴趣的,我看你的兴趣压根就不在生意上,你倒是对你的老婆非常的有兴趣,但是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搞的,到现在为止,你居然还没有跟我生一个孙子出来。我完全要把希望寄托在我孙子的孙上,你生一个孙子给我,我会好好地培养我的孙子,让我的孙子接我的班,你觉得这样可以吗?儿子,我觉得你这一生,好好地和老婆过日子就可以了……”
  爸爸说什么?
  孙子接班?
  爸爸要放弃我?
  童幽沣听到这里的时候,心里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反正觉得自己非常的后悔。
  很后悔来到爸爸的身边,如果当初没有放弃自己的教书的事业。
  如果当初没有离开自己的母亲童敏,如果当初没有离开学院路那个女人,如果当初没有离开儿子贝儿,那么现在该是一种多么舒服的日子?
  谁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爸爸居然不帮助自己,自己的爸爸居然不让自己接班?
  自己的爸爸居然不相信自己有生意头脑?
  公司明明做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要有生意头脑?
  给我一个位置不就可以了吧?
  让我当这个总经理不就可以了吗?
  童幽沣这样简单地分析着,童幽沣这样简单地想着这些问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